囚笼的场所

马戏帐篷里的残酷幻想、坠入虚妄绝境的金丝雀

记忆背后的你

记忆背后的你


这天早上,甲村那条唯一的大河给这个质朴的村庄送来了一位客人。
因为是被河水冲上沙滩而被发现的,所以这个人被叫做水生。
为什么另取名呢?因为他醒了之后问这个人,你叫什么名字?他茫然的抓了抓脑袋,答曰不知道,不记得。多大了?不知道,不记得。从哪里来?不知道,不记得。为什么会掉到河里?不知道,不记得。
水生是被村长家的儿子,阿木发现的。阿木当时跑河边玩,却远远的看到河边有什么东西一样,以为是块长的很奇怪的石头,跑过去一看才发现是个人。
跟自己差不多年纪,甚至大一两岁的年纪,十九二十岁左右的青年,一副壮硕的好身子,长的一般,脸大,嘴唇薄的出奇,个有些矮,穿戴也倒正式,不像是外头混来混去打架输了被丢到河里作为惩罚的那种人。见他躺在地上浑身是擦伤之类加脸色苍白,又一动不动,赶忙把手指放鼻子下探测下,发现还有呼吸,于是阿木赶忙叫人过来,把他拖到自己家。
突然来了这么位不速之客,村里人立刻都上来围观。
当即,水生便被村里东头住的四十岁了还没后的李家看着可怜,主动提出把他带回了家,见人又没记忆,名字都不记得,也随意的取了个称号,说等想起来了叫什么名字,再称呼回去吧。
到底是年轻人,没几天恢复了神气,精神也很好,正好是农忙季节,虽然关于自身许多事不记得,但是生活和劳动的常识什么的倒是一点都没拉下,人又勤快,虽然身上的伤还没完全好也依然帮了李家夫妇不少的忙。人家腿还有点瘸呢夫妇俩自个都看不下去,推辞着说自己还没老还能下地,家里也是看到粮食和钱还屯了些,纯养的也能养水生几年,所以用不着水生来,可夫妇俩前脚出门水生后脚跟上了,拦都拦不住。
李家夫妇看在眼里,高兴在心里。
四十岁了还没儿子,正愁老了没人照料呢,觉得收养了水生也算积大德了,说不定上天一高兴就赐自己一个亲生的儿子,而现在这样看来,就算没亲生的儿子,有水生也不错。虽然看起来傻头傻脑的,实际上有心眼的很,还是很孝顺和体贴的,因为觉得自己没了记忆,跟这个村子又无半点血缘关系的样子,一直拖累着夫妇也不是回事,所以好歹帮点忙。水生即使明着不说,整天闷着头干活的时候干活吃饭的时候吃饭,想要报答点这样的心情,三人彼此之间也是心知肚明。因为又孝顺又体贴,还因为已经长大成人,免了把什么和什么的麻烦,所以夫妇俩对水生是越看越顺眼,越看越觉得放心,越看越觉得心中欢喜。
只是让水生开口叫爹娘却也是不敢的,万一想起了自己的过去,总归还是得送回去的,毕竟是人家的儿子。虽然还只处了这么几天,还真有点不情愿啊。谁家的这么好的儿子,遇到这么倒霉的事情?
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水生一开始并不喜欢说话。大概是因为失去了记忆的原因,为此有些沮丧,一直都很沉默,也不带笑意。也因为是突然到来,村里的闲言碎语也是少不了的,例如有小孩子笑,水生傻,水生什么都不知道;水生蠢,水生走路都不看路的所以掉河里;水生一定是造了什么孽,所以遇到这么大的祸事命都快没了。对于这样的话,水生多少听到了些,情绪也有受到影响。
只是过了些时日的时候,村里看到水生那努力勤奋的样子,评价纷纷的好了起来,自家孩子要是乱说话,总会斥责俩句。
水生在闲的时候去院子里晒太阳,走来走去的活动活动的时候会有小孩子来跟他玩,例如要他牵橡皮筋之类。
而某天,阿木来找水生玩的时候,水生不喜欢说话的情况得到改善了。
“你啊,不要总是想着你不记得以前的事情,说不定是不好的事情,例如我就有一堆烦恼啊,我家对面的姑娘不喜欢我,居然不喜欢我!哎呀不说了,这样的事情忘了比较好!”
阿木人高马大,水生虽然也长的敦实,在他旁边还是显得个头小。水生看着他这么说,沉默了下,然后终于露出了几天以来连李家父母也从来没见过的笑容。
阿木觉得水生这样的笑感觉真是不错,扁扁的嘴巴在嘴角扬起来一个弧度,嘴巴像是猫嘴一样。他的笑容看起来很纯粹,干净。

然后阿木教水生唱歌。阿木平时自己就喜欢扯开喉咙唱俩句,他那粗犷的男子汉声音也是村子里出了名的被叫好的,而现在阿木觉得,水生唱起歌来跟他有的拼!
恩,甚至比他还要好!水生那样的声音……
是与自己那样粗犷的声线完全不同的,带些尖锐的金属感觉的沙哑。
山上的桃花你慢点开呀~
妹妹的身体弱的紧呀~
哥哥我怕不及一起看呀~
关于TOSHI的同人 | 留言:0 | 引用:0 |
<<没有时间 | 主页 | 咳,最近>>

留言

发表留言













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引用

| 主页 |